夯土墙案例

主页 > 夯土墙案例 >

中国故事国家宝藏南迁的“重庆往事”
更新时间:2021-10-05

  八十余年前,在硝烟弥漫的抗战岁月里,有9338箱文物越山岭、过长江,经南京、汉口运抵重庆;八十余年后,在重庆曾庇护过大量文物的一处瑞典洋行——安达森洋行化身“故宫文物南迁纪念馆”。

  回首那段动荡岁月,数以万计的“国家宝藏”西运、南迁,历经十余载颠沛流离,终得妥善保存,这是万千中国仁人志士和善良的外国友人共同创造的奇迹。

  抗战期间,故宫博物院为保护民族文化瑰宝免受战火侵袭,下决心进行一次浩大的文物南迁。

  1933年初,13427箱59万件文物从北京起运东部沿海。1937年七七事变后,这些文物分北、南、中三路进行疏散,其中中路总计9338箱文物由汉口出发,经宜昌到重庆。

  “中路”是三路文物中数量最大的一批。庞大的迁移困难重重,运输途中不仅要躲避日军炮火和匪患,文物还面临潮湿、高温和虫害的威胁。

  “当时文物至少都会用纸、棉花、稻草、木箱来固定包装,里外里有四层,一些易碎藏品还会在外再加套铁箱以护周全。”故宫文物南迁研究所所长徐婉玲说,光打包这些文物,故宫工作人员就花了半年时间,力保运输途中不论遭遇何种情况都能尽量保证文物无恙。

  文物“南迁”是项机密,因此记叙的文献不多。徐婉玲说,2010年那一趟“重走故宫文物南迁路”的活动,令她颇有感触。

  “当时车队翻越秦岭时遭遇大雾,山路颠簸曲折,山顶路段尤其惊险。”徐婉玲回忆,即便是和平年代,有后勤保障且交通便捷,一路下来仍觉不易,遥想当年,更令人感慨先辈们的一路艰辛。

  71岁的胡昌健研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多年,曾为中国重庆三峡博物馆研究员的他在资料中也寻觅到了文物迁移的惊险过程。“1944年南路文物也曾被迫转移重庆,护送文物的专家和士兵在重庆巴南区一处竹茂林深地停留过一段时间,那时山中人迹罕至,每日能听到猿啼豹啸。”胡昌健说。

  整个文物南迁历时十余年,在抗战胜利后,国宝顺利运回南京。徐婉玲表示,有学者把故宫文物南迁的故事比喻成文物版的“敦刻尔克”,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中国人还牢牢守护着中华文脉,这种坚持和决心,体现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不屈不挠的精神。

  如果说故宫文物南迁是一段国家宝藏的“远行”,那位于重庆南滨路上的安达森洋行则是故宫文物南迁之路上的重要节点。

  安达森洋行旧址位于重庆市南岸区海狮路2号,于1891年在重庆开埠时期由瑞典商人安达森创建,主要经营土特产进出口贸易。仓库为大梁穿斗结构,筑土为墙,石质基座,占地面积1435余平方米。当年中路转运的文物抵达重庆后,有近半数藏于安达森洋行的仓库内。

  “选择安达森洋行仓库,主要因为面积大、空间高、坚实牢固,还有着通达的交通条件。”重庆市南岸区文旅委主任雷旺说。

  据当地老人回忆,得知征用洋行库房需求后,这位北欧老板慷慨地把仓库腾空,数千箱文物按照故宫规范标准,清点、核对、编号、一箱箱登记入库。资料记载,这批文物包含了青铜、瓷器、书画和玉器,其中不乏苏轼、黄庭坚、米芾、唐伯虎等大家的传世之作。

  “当时瑞典在二战中是中立国,安达森洋行仓库被视为中立国的商民资产。”雷旺介绍,每当重庆遭遇日机轰炸,安达森就会安排人员将瑞典国旗在屋顶铺开,以求文物安全。

  曾庇护了大量文物的安达森洋行,在今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前夕,以“故宫文物南迁纪念馆”的身份重新亮相。

  在位于历史建筑群内的咖啡馆中,记者看到,许多年轻人手捧一杯绘有故宫图案的“角楼咖啡”,慢慢品尝。贴有封条印记的仿古木箱中镶嵌着电子显示屏,现代的LED灯悬挂两侧照亮了青砖旧瓦,陈年木构搭配玻璃幕墙,极富张力的现代设计让新旧场景的融合犹如一场时空对话。

  重庆市南岸区文管所所长叶璐莎介绍,原安达森洋行片区现存4栋文物建筑、4栋传统风貌建筑以及1处缆车遗址,建筑面积约2825平方米,当地政府近年来在古建筑原有的结构特征基础上进行了修缮和活化,让这片古建筑群焕发了新生。

  据了解,当年为成立“故宫文物南迁纪念馆”,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先后赴四川、重庆、贵州等地选址,将西南地区的15个文物秘密存放点列在考察范围内。

  2017年,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单霁翔来到重庆时,在洋行仓库夯土墙上发现赫然写着两个字——“不拆”。原来,在当地黄家巷片区的拆迁征收中,文物部门担心文物点被“误伤”,专门在外墙上标注了两个醒目的红字。

  “不拆”二字,让单霁翔和一行专家动容。“‘不拆’两字意义重大,它有效保住了抗战时期故宫文物迁移历史的珍贵物证。”单霁翔在接受采访时回忆,当年曾寻访了多处文物南迁路线上存放过文物的地点,但遗憾的是大都已不复存在,而在重庆城市中心看到这处保留较为完好的历史建筑,非常有历史意义。

  2018年1月,故宫学院(重庆)揭牌在重庆举行,也宣告了“故宫文物南迁纪念馆”将落户重庆南岸。如今,纪念馆的八栋历史建筑内分别容纳了“故宫课堂”“故宫出版社书吧”“故宫文物南迁主题邮局”等新业态。在保留重庆开埠建筑特色同时,引入故宫文化,以图文与实物结合的形式展示文物南迁史实。

  “重庆曾是故宫文物迁移的重要节点,而如今这段历史正神采奕奕地走进人们的现实生活。”单霁翔说。